唐人电影制作有限公司

新闻中心

位置:首页>唐人新闻

专访胡歌:我曾鲜肉过,如今正“骨肉相连”

2014-12-9 07:49 字体:

当观众还沉浸、消费于此前胡歌塑造的“李逍遥”式的翩翩美男子形象时,已三十而立的胡歌却出乎意料地用一种“撕破自我”的态度,在电视剧《四十九日祭》里出演了一个抗日军官。剧中,他穿梭于枪林弹雨间,任炮灰伤痕污血挂满脸颊,从头到尾展现出一副铮铮铁骨的硬汉形象。宋佳说“以前我只是觉得他帅,这一次我觉得他是贡献了一次前所未有的‘帅’。”

对于这样的转变与颠覆,胡歌倒是说,出演军人的角色一直是自己心底的梦,从小自己就有军人的情结。只是出道近10年的时间,“李逍遥式”的古装美男子角色,让他在收获名利的同时,也与“偶像”二字紧紧地捆绑于一起。可是,“作为一个演员来说,不能够永远只是做一个偶像。”这一点,胡歌深谙此理。他同样曾一度纠结于“偶像”与“实力”之间。也在从“偶像”到“实力”的必经过程中,毅然地用近一年的时间重回话剧舞台。而归来后的他直言“表演更自信了”,也接连主演了《生活启示录》《旋风十一人》等有别于以往形象的作品,“挑的戏,接的角色,都尽量避免大家只看到我偶像的一面。”

自小有军人情结,演军人是心底的梦

搜狐娱乐:这次戴军官这个角色,感觉是你近几年所饰演的角色中突破最大的一个,当初接这个戏的过程是怎样的?

胡歌:演类似军人这样的角色其实是我心里面一直的梦吧。因为从小我都有一个军人情结,所以在当了演员以后,我一直跟自己说,一定要演回军人。但是从出道开始,将近十年的时间里,我大部分演的都是古装戏,很少有机会可以接到类似的题材。也是因为和张黎导演合作了电影《辛亥革命》后,他知道了有胡歌这么个演员。那次的合作也让我在黎叔的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,我也很希望可以有机会可以再跟他合作。

搜狐娱乐:大家都知道黎叔拍戏挺严格的,不知道这个角色他有没有跟你做一些加法或者一些东西?

胡歌:首先是做减法,在做加法之前是先要做减法。因为我从来没有演过军人,所以我在进组的时候,我可能会给自己先预设好一个表演的状态,一个我所理解的军人的状态。但说实话,我没有真正去体验过军人的世界,我没有在军营里摸爬滚打,所以我对军人的理解和认知可能还是一个比较肤浅的,觉得军人就是身姿挺拔,然后阳刚,特别硬气。但在黎叔的世界里面,那样的军人是一个模板式的军人,不是一个有血有肉的军人,他对我的要求是首先你要把他演成一个人,其次才是一个军人。

搜狐娱乐:从整体风格来看的话,这部剧有点偏沉重,演员可能演起来也很虐心。对于你而言,最大的难度在哪儿?

胡歌:从技术上来说最大难度就是一边要演动作戏,一边还要演情感戏。这和古装戏还不一样,古装戏是冷兵器,他只要记住套路动作就行了。但战争戏里面,除了要记住自己的动作以外,还要记炸点,记机器运动的轨迹。所以怎么样把动作戏和文戏很好的糅合一起,对我是最大的挑战。其次,是体力上的挑战,当时我们拍摄的时候,是天比较热的时候,可演的却是冬天,所以穿的衣服特别厚,然后又要跑,身上又背着特别重的装备。经常是一天拍完以后,整个人就虚脱了。

角色老是悲情?可能大家爱看我被虐

搜狐娱乐:提到感情戏,这次剧版和电影版相比,多了一条你饰演的军官与宋佳饰演的玉墨之间的感情线。这条感情线是怎么延展?。

胡歌:这个情感看似是特别凄美的,其实对于戴涛来说,这是一份没有开始的情感,更不要有什么结果了。对于他来说,他和玉墨的这一段短暂的情感,从某个角度来说,是给玉墨一个继续活下去的希望和理由。

搜狐娱乐:可能小宋佳之前演的角色,并不是偏偶像化的角色。你们第一次合作,搭在一起,有什么火花?

胡歌:她带着我走嘛,她带着我往实力的道路去走,而且她本身也是我的师姐。

搜狐娱乐:那之前不“实力”么?

胡歌:之前可能演的题材角色都是偏偶像的。从学校出来以后,我也希望大家可以对我有更多的认可,所以最近这几年接的角色,挑的戏,都尽量的避免大家只看到偶像的一面。

搜狐娱乐:我看有些段子手,说你为什么演的角色总是悲剧。你也转了那条微博。

胡歌:结果是悲剧,但是过程里面有很多也是喜剧。

搜狐娱乐:是不是你自己身上有悲情的成分在。

胡歌:可能是大家喜欢看我被虐吧。

不能只做偶像 自己也可够大叔

搜狐娱乐:刚才你也提到了一些,像你主演的《生活启示录》也好,还是这部剧,感觉你确实在撕脱一些偶像的包袱?

胡歌:我对自己的定位是演员,偶像可能只是一个过程吧。其实作为一个演员来说,不能够永远只是做一个偶像,我还是需要用我更多更好的作品来证明自己。

搜狐娱乐:那会不会也是因为一个男人可能经过三十岁以后,心态上的变化?

胡歌:我觉得我的心态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,可能我在很早之前就想好了,20岁到30岁是一个阶段,30岁以后可能是另外一个阶段。

搜狐娱乐:那你彻底把这层偶像的包袱撕开了吗?

胡歌:做艺人和做商品是一样的,定位要非常的明确。我不是说一定要去把这个偶像的包袱全部撕开,今天开始我就不做偶像了,并不是这样。我对自己的定位是想做一个好的演员,那如果我在做演员的同时我又可以成为一个偶像,那何乐而不为呢。

搜狐娱乐:现在满屏都是小鲜肉,对你有没有一些危机感?

胡歌:我不知道这个危机感从何而来。这么说吧,我曾经也是小鲜肉,然后我希望我将来会成为老戏骨,那现在就是从小鲜肉奔向老戏骨的这么一个阶段,算是骨肉相连吧。

搜狐娱乐:是不是已经开始走“大叔”路线,或者已接触这条路线?

胡歌:我够一够是可以够到大叔的,但是我把胡子剃了,我就不是大叔了。

表面看似挺斯文,内气其实很闷骚

搜狐娱乐:你电视荧屏上可能比较偏儒雅、偏深情,但你的微博,感觉又是个段子手、是个逗比,为何给人这样的分裂呢?

胡歌:人本来就是有很多面的,处女座就是表面上看起来挺斯文的,其实内心都挺MS的。

搜狐娱乐:闷骚吗?

胡歌:对,有很多的想法。

搜狐娱乐:那你觉得你最闷骚的一面在哪儿?

胡歌:最闷骚的就打个比方,我现在正儿八经的坐在这儿接受你的采访,但是可能我心里想的跟我说的还不是那么一回事。

搜狐娱乐:现在有这样一个说法,说男演员要卖萌,耍腐,还要逗比,这样才是王道。不知这几块领域,你觉得你自己最适合哪一块?

胡歌:我觉得这个都称不上王道,我觉得真正的王道是真诚。

搜狐娱乐:很多粉丝可能喜欢"CP",你的有些粉丝也希望你跟一些男演员组成CP,你觉得你跟哪个演员有这样的CP感?

胡歌:CP是什么意思?

搜狐娱乐:就是凑一对。

胡歌:是一对的意思,那我太邪恶了,我想歪了。所以你是说我自己觉得我跟哪个男演员吗?没有,我觉得我不能说某一个,不然的话另外两个会不高兴的,我们四个是永远的好伙伴。

搜狐娱乐:我看你的很多粉丝希望你跟袁弘啊,霍建华能凑成CP这样,你觉得跟他们之间有火花吗?

胡歌:我们四个人是CCPP。

回到顶部
分享
.